/bbs/post2_12770264_1.html [原创]往事---老山英烈 – 铁血网

[原创]往事---老山英烈

往事---老山英烈

一九九八年那年我很小,最喜欢听我市审计局一个副书记讲越战往事,每次我们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这个纪检书记喝酒后最喜欢掀起自己的衣服让大家看他脊梁上的伤疤,他……参加过越战,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退役的时候部队首长找他谈话,问他一个营快牺牲完了他是怎么拿回阵地的,他说:报告首长,因为我们有党的信仰,当兵就是为了报效国家!为了祖国为了人民...... 。

本着部队哪里来哪里去的原则,他被破格提拔到了地级市审计局当了纪检副书记,按照部队转业规矩,到地方任职正营降半格充其量是个副科,而他却升了半格做了副处。回地方后大家聊天都喜欢问他当时越战的事情,他还是那些信仰、人民、祖国类的话,直到有一天退休了,掂个塑料大茶杯泡着劣质毛尖蹲路边看老头下象棋的时刻,他说了一番话:老山前线,我们饿的连虱子都吃的人,那个时候还谈什么信仰?一个绿车皮拉走的战友死的死、残的残!问我为什么打赢了那场仗?哈哈!不是信仰!不是援军!不是敌人不强!不是先进的武器!艰境时我给营部开会就说了:没有人管我们了!部队能上来支援肯定早来了!敌人害怕我们早撤走了!我们就是丧家犬!前面敌人拿棍打,后面主人找不到,战前宣誓时,我们是虎狼!今天我们就算是狗吧!我们咬也要咬死他们!哪怕扯着咬着敌人的衣服也要把扯下来咬死!我们不是狼!不是虎,我们就是一条狗!咬死他们!我是躺着给他们开的会,我肋骨断了几根站不起来,和我一起躺着的很多很多,站着听我训话的不到半个连。不做狼不做虎!疯狗精神让我们拿下阵地活了过来的!我们多的是仇恨!多的是硝烟弥漫中天上那些用眼睛注视着我们的灵魂!爱国是种信仰,军人是有信仰,关键时刻人性的骨气变相成就了信仰。

若干年后他走了,至于得了什么病走的,是不是受尽了病魔的骚扰走的,还是屁颠着安乐老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其实他走的地方不对,在军营应该称为烈士,最起码给后代或者老婆留点什么,但是他没死到部队,在地方他最多能得到一点善葬费还有一点公务员的死亡补贴,他走的还算体面,一个领导几经哽咽,戴着眼镜宣读了他的悼词,悼词写的很好,历数了他在越南前线为了信仰、为了国家光荣负伤、带领全营战士坚守阵地等等,一听就是大学生写的文章。很有深意!很多不认识他的人听的都泣不成声。最后他上大学的儿子答谢了领导与来宾,念稿子的时刻时不时偷眼观望父亲单位的领导以及来参加追悼会的人们。

我俩没什么交情,他活着也不会记得我,我也是听说他死后去了殡仪馆,他的同事五十我给他随的是一百块钱,告别仪式中我走过他身边的时候,看到他本该覆盖党旗的躯干却被蹩脚的民间寿衣包裹着,尤其是看到他那双踩着死人走出来的大脚,竟然被硬套上了绣着龙凤的莽鞋,忽然感觉脖子很冷差点摔倒,总觉得他身上应该覆盖党旗穿着马靴,然后让几个武警走着正步抬出来,再抬进去送进火化炉,这个追悼会让我多少有点失望。

走的时候几个朋友喊着一起喝酒,晚餐大家谈论最多的是牧羊犬、德国黑、甚至京巴、泰迪,大家都喝醉了,有朋友提议去舞厅唱歌,我在朋友的搀扶下说别去了今天晦气,那天我怎么回家的我记不起来了,但是送我的肯定不是我今天参加追悼会的老山书记。

第二天听说他火化后从骨灰里发现一块弹片。再后来就没有了他的任何消息,至于是送回老家埋葬在父母身边还是送进了烈士陵园,我不知道。

注:本文根据现实人物改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