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值得回味的童年 从战争中走來

光阴似箭,岁月如俊,一晃眼,几十年的光阴像云彩一般离我远去,我已七十多岁了.童年的生活就像一道闪电,在眼前划过。可是,我童年的趣事却好像刻在我的脑海里,抹也抹不去,时常想起令我回味.如今,想起过去种种往事不禁感概万千.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一定会遇上许多让人感动.令人难以忘怀的人和事。我的母亲生前经常给我唠起我小时候的故事。这些往事,从我记事的时候母亲就讲过,讲到我也70多岁了,虽然母亲已去世五年了,这些事已刻在我脑子里了,但是,每当想起这些事就想起我亲爱的母亲。我的童年,是在战争年代跟着老娘在晋察冀东奔西走渡过的。

我们这代人就是人们常说的"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这一代人,已进入老年了。

解放战争初期,我出生在唐县,唐县虽然不是我的原籍,却和我有难以割舍的情结。唐县不仅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我母亲王秀萍的故乡,又是我父亲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生活战斗的地方。我在那里度过了我的童年,那里的山水至今让我留恋,那里的乡亲至今让我想念。虽然70多年过去了,但那里的许多人、许多事情仍印在我的脑海里,留在我的记忆里。尤其是我母亲的母亲—我的姥姥,俗话说“外甥是狗,吃了就走”,可我偏偏地想念她老人家。她是个慈祥的老人、她是个小脚老太太、她是个大字一个不识的山村妇女。姥姥娘家是东迷城村,后嫁到柏江村,生养了我母亲和一个舅舅,姥姥的官名叫刘翠花。她是我强有力的保护人。姥姥常对我说:“你爸爸是八路軍!”别看我姥姥是个山村老太太,可在当年她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抗日战争初期,她曾是唐县柏江村第一任妇女大队长。在她的带领下,全家人都参加抗日工作。姥爷参加了老头队,母亲担任妇女小队长,舅舅当上了青抗先自卫队队长。一九七四年,我去唐县看望姥姥时,她又给我讲起了当年的往事……。

我出生在战争年代,那时候哪有什么托儿所、幼儿园,许多军队的孩子,大都找当地的乡亲们抚养。由于父母不在身边,谁也顾不了我,是姥姥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养大,冬天怕我冷,给我暖被窝;夏天怕我热,给我扇扇子;晚上说着小曲(山区土话就是讲故事)哄着我睡觉;早上醒来时,枕旁放着大红枣;中午时让我守在鸡窝旁,等着捡新鲜鸡蛋,给我煮着吃;下地干活时,小脚老太太还背着我到地里,走到哪里就把我带到哪里。村里人都说我是姥姥的尾巴根、命根子。在姥姥的呵护下,我长大了。全囯解放后我跟随父母亲随軍到了北京天津。我当兵后只要有机会我就跑到唐县看望她老人家。我退休后,我曾四次回到唐县看望那里的乡亲,并给姥姥和舅舅上坟扫墓。

我母亲1938年参加抗日工作,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村、乡、区妇女大队长、妇救会主任、妇女主任、唐县青抗先模范队集训队妇女自卫队队长。我母亲因忙于工作,在我满月后,将我托付给我姥姥。她在区里动员青年参军参战、组织妇女做军鞋、筹军粮,整天不见她的身影。解放战争开始时,国民党军凭借其兵力上和装备上的绝对优势,向晋察冀等各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各解放区军民奋起作战,同敌人展开了英勇斗争。晋察冀军区为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在部队结构上作了新的调整,一方面扩编部队,发动适龄青年参军、参战,将原来的小团扩编为大团,另一方面将一大批地区队、县支队和县大队编组为正规团,以提高部队的机动作战能力。父亲从晋察冀军区第3军分区42团调到独立2旅5团,正忙于参加大同、集宁战役及张家口保卫战。

老娘生前多次对我说:“平时把你扔在你姥姥家里,到了第二年,我出去开会就有时带着你。那年打石家庄时,我还带着你到过石家庄前线哪”。那是在1947年根据毛主席和朱总司令指示,11月6日 解放石家庄战役打响。华北军区集中第3、第4纵队和冀中、晋冀军区4个独立旅投入战斗。父亲所在的晋冀军区独立2旅5团(团长李喜亭、政委朱卿云、参谋长林向荣) 从西北攻入石家庄市区进行巷战,晋察冀军区部队仅用6天6夜,攻克华北重镇石家庄。老娘说:“在解放石家庄时,我们根据地的乡亲们组成担架队,一面向前线送弹药,一面抢救伤员。我和你舅舅抱着你,经曲阳、行唐、平山,有时候骑牲口,有时候就走路。同支前队伍在去石家庄前线的三百里路上,不断遭到敌机轰炸和扫射,十分危险,我把你紧紧抱在怀里趴在地上,飞机轰炸时的声音把你吓得哇哇大哭。有的人看了说,这个妇女干部怎么还带个孩子到前线来”。老娘还告诉我,11月12日石家庄解放了,我们住在平山县城北边一个村子里,你爸爸他们部队住在另外5里地远的一个村子里,当时我们谁也不知道谁住在那里,也没有看见你爸爸他们部队,这是后来知道的事。我们住了几天,便跟支前队伍就回到了唐县老根据地。

解放石家庄战役纪念碑。我在2006年、2009年、2015年、2017年曾4次去石家庄追寻父辈战斗过的地方。

l948年4月,晋冀军区第一纵队,在司令员唐延杰、政委王平指挥下开始围攻山西应县,当时应县隶属察哈尔省,解放战争时期,我军曾三次围打,三次共围攻了一百天。第一纵队二旅也参加了这次第三次围攻战斗。应县战斗打得十分残烈,应县敌军比较顽强,城防工事坚固,我军伤亡不小。唐县老根据地又组织支前队伍跟着部队去送弹药抢救伤员。老娘又带着我又上山西应县前线。我们经唐县齐家佐、军城、川里、倒马关、涞源县、灵丘县、浑源县到达应县城附近。同去的还有我三姨姥爷,他是唐县管家佐村武委会主任,他带着他们村的支前队伍,他看见我娘俩,他抱着我,就问我娘,“这孩子这么小,怎么跟着来了?这里又打仗多危险”。我娘说“他姥姥看着4个孩子实在看不过来(我舅舅2个小孩和我姐姐),我就把他也带出来了,他姥姥说什么也不让带他出来,怕出危险”。支前是件相当危险的事儿,白天的飞机不断地狂轰滥炸,支前民工们赶着牲口挑着担子只能边躲边走。一路上不能生火做饭,不能抽烟,怕暴露目标,饿了啃几口家里带的饼子,昼夜赶路,腿肿了,鞋破了,脚上起了一个个水泡。坚持不掉队。就这样,辗转数百里,把军粮弹药送到了解放军的手中,他们在前线从战场上抬烈士的遗体,把伤员转送到后方医院。老母亲说,骑个毛驴跟着支前队伍走,毛驴上驮着两个筐,一边一个筐,一个筐里装着粮食,一个筐装着我,走一段路,我就要下来,让人抱着或者背着,飞机来了还得把我摁在地上趴着,我也把大人们累得够呛。 在去山西应县路上我们遇到敌机狂轰滥炸和扫射,眼看着一些人和牲口被炸死。在打应县时,傅作义的飞机天天来轰炸,部队就组织防空,当听见飞机响时,我也学着大人的样子趴在地上。攻城的解放军部队经过激战於1948年5月25日早晨,攻进城内,应县解放。父亲所在部队在打下应县后,转到涞源一带休整时,我们见到了父亲,他和6团团长刘续昆在一起,刘伯伯把我抱起来说:“你小子也打仗来了”。刘伯伯和我父亲是抗战时期的老战友,他们后来又一起参加抗美援朝。他曽担任过北京军区工程兵主任。1987年,他得知我父亲因病逝世的消息后,他特地给我写了一封亲笔信,对我父亲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至今我还保存这封亲笔信)

山西应县老照片

解放应县老根据地的支前队伍

解放应县时我军的砲兵

应县解放后,支前队伍就回到唐县,在回来的路上,我娘俩路过三姨姥爷家,我们在管家佐村住了一宿。当老娘讲完这段经历时,我们就问她老人家,“我那时那么小,你们到前线去把我带出来,如果让飞机炸死了怎么办?”她说:“我那时候年轻,也没想到怕,也没想这么多,打鬼子时我都没怕过”。老娘还说:“从应县回来后,你只要听见飞机响就会趴在地上”。有一次,我和姐姐及舅舅的孩子在姥姥家玩,突然,听见村北边飞机轰炸的声音,我连滚带爬到坑沿下面,趴在地上。正巧我舅舅从外面回来,看见我这个样子,哈哈大笑说:“我这外甥还知道防空”。他是村公安员,是l940年入党的老党员,老青抗先模范队队长,他说:“刚才是国民党的飞机在咱们村北边的候各庄扔了炸弹”。老娘刚讲完这件事,我的老姐姐在傍边也说:“这件事我还记得,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看见你连滚带爬到坑沿下面趴在地上了”。

l948年7月,父亲所在部队华北第3兵团第1纵队2旅6团(父亲从5团调到6团)。参加了保(定)北战役。9月,参加察绥战役。先后攻克集宁、丰镇、凉城等地,协同兄弟部队解放了绥远和察北广大地区。12月,参加平津战役,同兄弟部队一起解放了张家口、宣化等城镇。

1949年2月,北平和平解放,父亲他们部队驻防在北平顺义县牛栏山。老娘便带着我到北平探望我父亲,那年我不到三岁,头上还带着顶小八路帽子,背着个小木头枪。老娘说我,那时经常学大人的样子,手比划着,喊:“烧饼们开会了,我是八路军。”由于说的不请楚,我把老乡们喊成烧饼们。到了部队后,父亲的许多战友都来看望我们,其中还有林彪的親弟弟林向荣,我父母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就与林向荣相识。他和我父亲在一个团工作过。他把我抱起来说:“这小子长这么大了”。

我们在牛栏山住了不长时间,66军接到解放太原的命令,我父亲他们6团,已改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兵团66军197师591团,部队准备开赴太原前线。部队把我们安排在畄守处,可我母亲急于回去工作,母亲又带着我回唐县老家了,临走前,林向荣他们又来看望我们,对我母亲说“小王,我们要去解放太原了,到时候太原见”。他又抱起我来亲了亲和我们告别。

林向荣

4月中旬,父亲从前线捎信来说他们部队驻在太原城北小北门附近,正在进行攻城准备。我娘就和几名部队干部家属做伴,带着我骑着牲口经曲阳、行唐、灵寿、平山、井陉、娘子关、阳泉、寿阳等地奔向太原前线。一路上经常碰上国民党的一些散兵游勇,幸好同行的还有部队的几个同志。我们走了几天到了太原城附近,太原城刚刚被我解放军攻破,只见许多阎锡山的兵和老百姓从城里跑出来。母亲走在北门附近看见解放军就问:“66军197师在哪儿?”正巧碰见197师591团供给处侯管理员,他领着我们到了部队驻地,看见部队正在开追悼会,母亲急忙问谁牺牲了?侯管理员说林向荣参谋长和王主任牺牲了,母亲顿时愣住了说:“林参谋长在北平时还对我讲在太原见,怎么就见不到了哪”。母亲领着我怀着悲痛的心情参加了林向荣和王主任的追悼会。母亲说:“王主任也是唐县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和你爸爸是老战友,那年打石家庄,路过他们村,我们还在他家住过一宿,他媳妇给我们做了许多好吃的,眼看快胜利了,他们都牺牲了”。

4月19日六十六军一九七师进入攻击阵地,扫除太原北部外围敌人的阵地和据点。4月24日太原总攻开始,配属六十六军的东北野战军炮一师用炮火猛轰太原城头,一九七师所属各团奋勇扑向太原城,经过激战五八九团一营率先登上太原城,把第一面红旗插在了太原城头上(该团战后荣获“登城先锋团称号”),随即其他部队又炸开太原小北门,一九七师后续部队不断进入城内直捣国民党太原“绥靖公署”。十八兵团、十九兵团也从不同方向攻进太原城内。

太原解放纪念碑

林向荣牺牲后被安葬在华北军区石家庄烈士陵园。2015年4月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特前往石家庄瞻仰华北军区烈士陵园中的林向荣烈士墓,深切怀念那些为中华民族独立和解放牺牲的先烈们。

部队打下太原后,于1949年6月27日进驻天津地区担负京津卫戍和海防任务。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成立。

1949年10月1日下午2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举行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这一天举行庆祝活动,我也同父母親一道,在部队驻地,举着小红旗,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万岁!也就在这次庆祝大会上,我第一次看到了鲜艳的五星红旗,第一次看到了毛主席像。

1949年4月中旬,在太原战役中华北军区部队和东北野战军炮一师解放太原,我跟着母亲到达太原前线,这件事后来还真引出一个笑话,多年前我们部队司令部炮兵处于长江老处长,在解放太原时在炮一师任排长,我们在一次闲谈时,讲到解放太原,我说“解放太原我也去啦!”。他说,“你在那个部队”。我说,“66军攻打小北门,你们炮一师就在66军后面”。他说,“你说得对呀!我们炮一师就在66军后面”。随后,他就讲迖了当时战斗情况。第二天,他到我家,找我说,“我回到家里想,不对呀,你怎么能参加解放太原战斗呢?你那时多大呀?”。我说“我3岁啊,跟父母亲去的,还参加了林彪的弟弟林向荣的追悼会呢,父母在66军”。他听我讲完,哈哈大笑说“你还是小孩子呀!”。后来,他见到我,就经常逗我说,“唉!解放太原时老战友!”。

童年是一首值得回味的诗,致我渐行渐远的童真岁月。我的母亲虽然离开我们五年了,但她一直活在我的心里,她的笑容,她的声音,言犹在耳,容犹在心。母亲生前,经常给我们讲述她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所经历的一些事和我小时候的故事的情景历历在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