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便叔说,一位本应该超过孙子,却被忽略的大军事家。

这个人是谁呢?

先说孙子。

孙子是谁,大家都不陌生,可以说世界闻名。

其兵家著作孙子兵法,被后人不断延伸,发展,应用到各方面,现在不光中国人,就连美国,若是有细心的战友观看美国的一些电影或者电视连续剧的时候,情节中某个人还动不动弄出一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个时候会有其他人配合去问,这是谁说的话。

回答,中国的孙子。

孙子是很伟大,被尊称为兵圣。

这个称呼太牛逼了,和孔夫子一样,一个文圣人,一个武圣人。

但是,纵观孙子的一生,其最有名的实际成果,也就是率领吴国军队大破楚国军队,占领了楚的国都郢城,几灭亡楚国。

这是孙子在现实中,取得的最大的成绩,除了这个,还一个就是帮助夫差战胜了勾践。

很伟大,一个兵家,帮助一个弱国吴国打败了当时强大的楚国,后来又战胜了对手越国,这不能说不伟大。

但其实,在战国时期,还有一位兵家,比孙子的战绩还要辉煌。

他曾经仕鲁时击退齐国的入侵;仕魏时屡次破秦,尽得秦国河西之地,成就魏文侯的霸业;仕楚时主持改革,使得楚国的军队继楚庄王之后有一次饮马黄河。

所以说在客观现实的成绩。

孙子和这个人还是有差距的。

一个仅仅只是帮助一个国家战胜了强大的敌人。

而另外一个不但帮助弱国鲁战胜强大的齐,还帮助一个魏国战胜了强大的秦,并且占领了河西之地,最后呢,又帮助内忧外困的楚国再一次强大起来。

对比一下,很显然,这个人的所取得的成绩,是一定超过孙子的。

读到这里,有朋友就会问,孙子不光会打仗,还有兵家思想著作,孙子兵法呢。

我说,这个人也有部兵法,叫吴子兵法。

吴子是谁?就是战国初期,大名鼎鼎的吴起。

而且,孙子活动的年代比吴子早了一百年,孙子兵法严格意义上,也仅仅是对兵家做出了贡献,只不过后人引申发展的多。

吴子比孙子晚了一百年,也恰恰因为吴子比孙子晚,吴子兵法说的就不是单纯的兵家了,他还包括政治领域。

关于吴子的人生和一些典故,我这里就不废话了,有兴趣的朋友自己百度。

我这里要说的是,吴子兵法超越孙子兵法的地方。

哪一个地方。

吴子兵法第一篇,图国第一,就是孙子兵法中没有达到的高度。

那么图国第一说的是什么呢?

说的是,一上来吴子要和魏文侯讨论兵法,魏文侯却说,我这个人是讲道德,是爱好和平的,我不喜欢军事,更不喜欢血腥的战争。

吴子立即嘲笑回道。你老不喜欢军事,你还天天以身作则锻炼身体,还造战车,造武器,你骗别人可以,骗我没门。

这其中,吴子说了这一段话。

从前承桑氏的国君,只许文德,废驰武备,因而亡国。有扈氏的国君仗着兵多,恃勇好战,不修文德,也丧失了国家。贤明的君主有鉴于此,必须对内修明文德,对外做好战备。所以,面对敌人而不敢进战,这说不上是义;看着阵亡将士的尸体而悲伤,这说不上是仁。

这一段话就是吴子在孙子的基础上,进一步把兵家和政治联系上了。

这其中既有孙子兵法中说的,好战必亡,忘战必危,而且进一步发展到,忘战是什么意思?

就是光说道德了,忘记军事了,这就是标准的忘战必危啊。

忘战必危的结果,还是亡国啊。

于是魏文侯连忙向吴子道歉。并且亲自设席,夫人捧酒,宴请吴起于祖庙,任命他为大将,主持西河防务。后来,吴起与各诸侯国大战七十六次,全胜六十四次,其余十二次也来分胜负。魏国向四面扩张领土达千里,都是吴起的功绩!

这里面有个词,就是全胜,这个全胜,意思就是孙子兵法中提倡的全胜,就是不损失自己的力量,甚至还间接强大了自己的力量,获得了战争的胜利,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这才叫全胜。

下面是吴起在图国第一中其他的话。

这些话都是孙子所没有达到或者说,孙子没有涉及的领域。

那就是内政和对外战争的关系。

1,吴起说:“从前谋求治好国家的君主,必先教育‘百姓’,亲近。‘万民’。在四种不协调的情况下,不宜行动:国内意志不统一,不可以出兵;军队内部不团结,不可以上阵;临战阵势不整齐,不可以进战,战十行动不协调,不可能取得胜利。因此,英明的君主,准备用他的民众去作战的时候,必先搞好团结然后才进行战争。虽然如此,他还不敢自信其谋划的正确,必须祭告祖庙,占卜凶吉,参看天时,得到吉兆然后行动。让民众知道国君爱护他们的生命,怜惜他们的死亡,做到这样周到的地步,然后再率领他们去打仗,他们就会以尽力效死为光荣,以后退偷生为耻辱了。”

这一段我个人的理解是这样的。

首先,要统一战线,其次要团结,然后要练兵,最后还要出师有名。

而做到这一点,君主以身作则的作用是很重要的。

就像伟大的毛主席,抗美援朝的时候,把自己儿子也送上了前线,这就是以身作则,哪怕最后自己的儿子战死沙场,也绝不后悔。

毛主席曾说过一句话,一位优秀的将领,未必懂政治,但一位英明的政治领袖,一定懂军事。

不懂军事的政治领袖,不是一位好领袖。

道理其实很简单,政治这个东西,军事是最好,最有用的手段,哪怕它是最后的手段。

2,吴子说:“‘道’是用来恢复人们善良的天性的,‘义’是用来建功立业的。‘谋’是用来趋利避害的。‘要’是用来巩固、保全事业成果的。如果行为不合于‘道’,举动不合于‘义’,而掌握大权,分居要职,必定祸患无穷。所以,‘圣人’用‘道’来安抚天下,用‘义’来治理国家,用‘礼’来动员民众,用‘仁’来抚慰民众。这四项美德发扬起来国家就兴盛,废弃了国家就衰亡。所以,商汤讨伐夏桀夏民很高兴,周武王讨伐殷纣殷人却不反对。这是由于他们进行的战争,顺手天理,合乎人情,所以才能这样。”

这一段我个人理解是这样的。

吴子说的道,很显然,是对内的,是用来治理国家的,是统一战线,团结人民做的。虽然吴子在这里用圣人使用道来安抚天下,但那个时候的天下,还是有周共主的天下。天下名义还是一家。所以吴子这个道只能针对一个文明之下的民族。

而义是治理国家,这个治理是要依靠很多官员去治理的,你一个君主是不可能有精力去每个方面治理国家的。

那么依靠官员,就要选拨人才,用什么驱动人才呢,用建功立业,用物质奖励,精神地位奖励去驱动人才。

礼这个字就是以身作则了,甚至在以身作则之上,还要区别对待,要让人民比自己获得的更多,自己比人民付出了更多。

3,吴子说:“凡治理国家和军队,必须用礼来教育人们,用义来勉励人们,使人们鼓起勇气。人们有了勇气,力量强大就能出战,力量弱小也能竖守。然而取得胜利比较容易,巩固胜利却很困难。所以说,天下从事战争的国家,五战五胜的,会招来祸患;四战四胜的,会国力疲弊;三战三胜的,可以称霸;二战二胜的,可以称王;一战一胜的,可以成就帝业。因此,靠多次战争的胜利而取得天下的少,由此而亡国的却很多。”

这一段我个人理解是这样。

那就是此处的这个战依然是孙子兵法中的,拼个你死我活,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战。

他兵不代表,出兵逼迫敌人投降的全胜的战,更不能代表在战争中不断强大的战。

4,吴子说:“战争的起因有五种:一是争名,二是争利,三是积仇,四是内乱,五是饥荒。用兵的性质也有五种:一是义兵,二是强兵,三是刚兵,四是暴兵,五是逆兵。禁暴除乱,拯救危难的叫义兵,仗恃兵多,征伐别国的叫强兵,因怒兴兵的叫刚兵,背理贪利的叫暴兵,不顾国乱氏疲,兴师动众的叫逆兵。对付这五种不同性质的用兵,各有不同的方法,对义兵必须用道理折服它,对强兵必须用谦让悦服它,对刚兵必须用言辞说服它,对暴兵必须用计谋制服它,对逆兵必须用威力压服它。”

这一段我个人理解是这样的。

战争的性质有很多,对于不同性质的战争,应对的方法不一样。

对付打着道义旗帜的军队,你拿道义去对付他。

对付仗着自己军事力量强大的军队,你用谦让取悦他。

对付有世仇的军队,要好言相劝。

对付贪图实际利益的,要用计谋制服它。

对付好战的,要战胜他。

这几句话听着很简单,但其实背后大有问题。

比如对付军事比自己强大的,要取悦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啊,这一句话很多人都会误解,认为取悦他就是投降,我却说不是的,因为所谓的取悦是韬光养晦罢了。

5,后面还有文侯问计两段,我这里就不说了,有兴趣的朋友自己百度,这两段由于受到时代的影响,其作用啊或者说道理啊不见得还适合我们现在。

我这里说最后一段。

这一段话是吴子对魏文侯的儿子,也就是魏武侯说的。

武侯曾经和群臣商议国事,群臣的见解都不如他,他退朝以后面有喜色。吴起进谏说:“从前楚庄王曾经和群臣商议国事,群臣都不及他,他退朝后面有忧色。申公问他:‘您为什么面有忧色呢?’楚庄王说:‘我听说世上不会没有圣人,国家不会缺少贤人,能得到他们做老师的,可以称王,得到他们做朋友的,可以称霸。现在我没有才能,而群臣还不如我,楚国真危险了。’这是楚庄王所忧虑的事,您却反而喜悦,我私下深感忧惧。”于是武侯表示很惭愧。

这一段话很厉害啊。

这一段话的道理也很深啊。

特别是在春秋战国时期,有人特别是一国之君居然都懂这个道理,这个很重要啊。

一位君主,要多听听不同的声音,更要放下身段,最后还要思贤若渴。

这很不容易哟!

最后总结一下。

孙子兵法也就是仅仅只对兵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虽然后人引申的多,扩展的领域多,但很多时候,都是一个大概,一个思想。

吴子不一样,吴子不光说军事,还说政治和军事的关系。

不光说好战必亡,还说忘战必危。

最重要的是,吴子的战争观以及逐渐发展到利益争夺的角度。

对于政治的理解,吴子是对内依靠道德治理国家。而对外,吴子依然坚持孙子的主动进攻的军事威慑是最好的对外方阵。

这一点,吴子兵法超越孙子的局限性。

虽然从现在来看,战争无非就是对资源的争夺,就是对利益的争夺。

但如何争端,吴子兵法依然有很多我们现在值得借鉴的地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