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作者:韩静仪,留学伊朗,旅居澳大利亚。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韩静仪]

持续一周的澳大利亚宫斗终于在当地时间8月24日中午落下帷幕,现任财政部长兼内政部长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自由党党内投票中击败竞争对手,成为新一任党魁,并即将出任澳大利亚第30任总理。

斯科特·莫里森

澳大利亚政坛在过去一周可谓跌宕起伏,波云诡谲。短短四天内,效忠、背叛、逼宫、站队、突袭等大量宫斗戏码轮番上演,许多年轻议员甚至经历了人生中第一场政治的“腥风血雨”。不停反转的剧情令澳大利亚人民都化作吃瓜群众,纷纷看得心惊胆战。

一切都源于前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all)在本周二突然进行的党魁选举。由于近期党内外都表达了对特恩布尔领导能力的质疑,特恩布尔在8月21日上午9点13分的自由党党内会议中宣布领导职位空缺,并将重新竞争党魁一职。前内政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随即站出来表示自己要挑战特恩布尔,竞争党魁之位。

事实上,关于达顿要挑战自由党党魁一事,澳大利亚媒体早在上周便有所传言,闹得国会人心惶惶。然而达顿曾于上周末在推特上辟谣,否定媒体的相关猜测,并表示自己支持总理特恩布尔和本届政府推行的政策。

在达顿表示要竞选党首之后,联邦议会参众两院的自由党议员就是否允许特恩布尔继续担任党魁进行表决。结果特恩布尔在投票中仍以48:35的微弱优势胜出,得以继续担任党首及总理职务。自古成王败寇,达顿在挑战失败后表示将辞去内政部长一职。

达顿主动辞职显然不意味着他已经放弃党魁之位,相反,他还在时时准备着对特恩布尔发动二次进攻。而仅以7票优势堪堪守住党魁之位的特恩布尔,他的日子更加不好过。这一投票结果揭露出他在党内的支持率已经岌岌可危,党内近半数成员都有弃他之心。

在投票结束后的两天内,特恩布尔内阁中的十位资深部长都陆续表示了辞职意愿,并递交了辞呈,其中包括人力服务部部长Michael Keenan和卫生部长Greg Hunt等,但只有达顿和国际发展部长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的辞呈被总理接受。同时,为弥补达顿辞职带来的重要职位空缺,特恩布尔任命财政部长莫里森暂时兼任内政部长一职,实现了莫里森在这周内的第一次“升职”。

特恩布尔党内支持者的纷纷倒戈使得达顿看到了希望。他开始酝酿二次逼宫,并和同僚们开始联名请愿,希望特恩布尔开启第二次党魁选举。8月23日上午,由于愈演愈烈的领导权危机,澳洲众议院投票同意国会暂时休会。特恩布尔随后表示,鉴于目前国会共有85位自由党议员,如果达顿能够集齐43位党内议员签字的联名请愿书,他就会同意召开党团会议,进行第二次党魁投票,并将在会议上辞去总理一职。

达顿被誉为澳大利亚政坛最极端的人物之一,也有澳大利亚版“特朗普”之称。他的政策较为保守,尤其在移民方面,是提倡削减移民、阻止难民船来澳洲的先锋。但其“本地人优先”的政策也深受澳大利亚中下层人士的欢迎。

很快,达顿便集齐足够的议员签名,这使得特恩布尔不得不正视即将到来的党内人事变动。在8月24日召开的自由党党内会议中,议员们首先就是否重选党魁进行了表决,最终以45:40的投票结果同意重选党魁,特恩布尔自动失去党首之位。

看到大势已去,特恩布尔决定遵从昨天在会议上的承诺,不参与新党魁的竞选,这意味着他将自动卸任澳大利亚总理一职。

紧接着,自由党党内会议开始了新一届的党魁选举。目前参与竞选的共有三位候选人,达顿、毕晓普和财长莫里森。在三王PK中,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在第一轮投票中得票最少,最先出局。剩下达顿与莫里森在第二轮投票中角逐党魁之位。最终,莫里森以45:40的票数战胜达顿,成为自由党新党魁。在随后的自由党副党魁角逐中,前能源部长乔希·弗赖登伯格(Josh Frydenberg)以压倒性票数当选为莫里森的副手。

澳大利亚的政治制度承袭自英国,采用议会内阁制,总理是最高行政长官,由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担任。选民并非直接投票选举总理,而是选举议员。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总理的正常更迭有两种情况,一是所在政党在每隔三年的联邦大选中败选,执政党更换,总理辞职;二是在执政期间内,总理未获得党内支持而辞职,执政党更换党首,新的党魁自动成为澳大利亚总理。自从2007年大选以来,澳大利亚在近11年的时间里共更换了6次总理。其中只有2013年那一次是因为大选落败而更换总理,其余换届都是在党内投票中败北下台。

虽然这次逼宫对于前总理特恩布尔来说来得太过突然,但他应该是最为熟悉澳大利亚这套“闪电政变”戏码的人。毕竟在2015年,他也用过同样的手段开启党内投票,将时任总理托尼·阿尔伯特逼宫下台。

更重要的是,对于特恩布尔来说,这场政变并非没有预兆。由于在能源和减税政策上在党内引发重大分歧,特恩布尔的党内支持率持续下跌。据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和益普索进行的最新民调显示,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党首的支持率仅在一个月内就从39%下降到了33%。而在主要政党支持率方面,工党也以55:45领先特恩布尔所在的自由党。鉴于澳大利亚将在明年5月举行大选,不少自由党议员认为本党行情不容乐观,因而将希望寄托于更换党首来吸引选票。

目前澳大利亚的这场政变已经尘埃落定,财长兼内政部长莫里森成为最大赢家。在本周的宫斗中他先坐山观虎斗,待达顿将特恩布尔赶下台,再横插一脚,坐收渔翁之利,可谓是笑到最后的老狐狸。

纵观他的政治仕途,也是一路平坦。莫里森于1968年出生于悉尼,曾在新南威尔士大学学习经济地理。在2007年联邦大选中,他获选新南威尔士州Cook选区的议员,正式进入澳大利亚国会。2010年联邦大选后,他被任命为前座议员。2013年自由党上台后,他被时任总理阿尔伯特任命移民与边境部长,随后在2014年底晋升为社会福利部长。2015年9月特恩布尔上台后,莫里森被任命为澳大利亚财长。

成为自由党党魁后,莫里森不日即将进行总理的就职仪式。而新官上任,最受澳洲人民关注的就是他的未来政策取向。

莫里森的政策总体来说偏向保守,他曾被同僚评为“投机主义者”。在经济方面,他一直强调澳大利亚的安全和利益,是削减大公司税的极力倡导者。在移民方面,他曾负责监督政府的“主权边界”行动,该行动极富争议,旨在阻止难民船前往澳大利亚。他也曾公开为移民辩护,称应肯定移民对澳大利亚的经济贡献,并公开反对削减移民。

对于中澳关系,作为财长的莫里森曾于2017年底的一场媒体会中这样评价:“中国与澳大利亚有着非常实际和稳固的关系。要记住,我们与中国政府签订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这一协定对澳大利亚的经济有着实际的促进作用。我们将继续保持与中国紧密的经济往来,中国是我们的大客户,我们也是中国的大客户。”

经济利益固然重要,但在莫里森心中,国家安全显然更胜一筹。同样在本周,暂代内政部长的莫里森刚刚向华为关上了参与澳大利亚5G项目建设的大门。8月23日,澳大利亚通信和艺术部及内政部联合发布5G安全指导书,明确运营商在5G网络方面的新的法律义务。同一天,华为澳大利亚官方称接到通知,被禁止在澳大利亚提供5G技术服务。

这并非莫里森第一次拒绝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进行经济和技术活动。2016年,莫里森曾拒绝过中国投资者对澳大利亚供电企业澳大利亚电网(Ausgrid)的竞标,原因涉及“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

相信莫里森就职澳大利亚总理后,其对中国的经济立场不会改变。由于和中国做生意“有利可图”,莫里森会继续促进澳大利亚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但碍于澳大利亚国内保守势力和美国的影响,在外交态度上,莫里森很可能会延续前总理特恩布尔的立场,与中国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

本文为观察者网风闻社区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34600&page=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