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国人火了!

不是比喻的火,而是真的火了!

这是发生在诺曼底附近的一次英法渔船海战,图片中的英国渔船显然被法国人点了。新闻中说,法国人使用了燃烧瓶。好吧,这是国内不专业媒体的误传,点火的并非什么燃烧瓶,而是这个东西。

这个叫火焰信号,那个金属杆是方便手持的,因为点燃时,火焰温度高达1000℃以上,即便是白天也很容易看见。

可想而知,如果把这个东西丢到对方船上,那必然是要点燃点啥的。英国渔民可不就火了吗!

在这里风博士严肃的告诉大家,这么做肯定是违反国际规则的。英法这对冤家,千年恩怨一言难尽啊,本次英法渔民冲突其实早有预兆,随着英国脱欧,围绕英吉利海峡渔权斗争愈演愈烈,小打几乎年年有。今年参与的比较多,这才把事情闹大了,上了中国新闻。

不过英法渔船海战过于低级,中国海上民兵才是这方面的专家。熟悉风博士的朋友都知道,本人的工作性质有机会接触这些,所以今天咱就来聊聊海上民兵是怎么对付那些不要脸老外的!

特别声明:文中出现的部分内容是本人论文所载,尚未献给国家,也没有对渔民公开,更不代表我国立场。

开车!

在我国渔民与外国冲突中,主权冲突比较多,渔权冲突比较少,毕竟能捞得过中国渔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就算是渔权冲突,对象也并非外国渔民,而是外国海警。

这里多说一句,类似韩国海警那样歇斯底里,向平民开枪的做法,不仅在国际上声名狼藉而且给了对方“自卫反击”的口实。我国公务船只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因为这种低烈度冲突的底线就是不要开枪!

洗衣粉走你!渔船储备的淡水有限,被洗衣粉污染后只能返航。

丢洗衣粉意味着这艘船我们无法扣押,如果同时抓获多艘越南渔船,一般会留下一艘,其余我们会罚没。可是有时候不遂人愿,只抓到一艘,那只好丢洗衣粉了事了。

近年来我们和越南渔民的斗争逐步升级。

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越南的南海声索范围可不仅仅是西沙和南沙,还包括中沙群岛!要知道,如果西沙和南沙和越南还有点地理上的近缘,中沙和越南没有半分关系,更没有哪个国家提出过异议。而越南人竟连这个也不放过,以渔民为先导疯狂掠夺海洋资源。

有争议的要抢,没有争议创造争议也要抢!

对付这种海上流氓,当然有我们海警的高级装备——主机联动脉冲式水炮

这玩意儿的厉害风博士亲身体验过,冲垮半米砖墙完全不成问题,海战中威力巨大。从越南方面的“悲情”宣传来看,战果丰硕。

一分钟4吨海水,就当给你灌肠了

越南渔船的木板甚至船壳在水炮面前也不是对手

请注意,这个不是撞击痕,因为没有刮痕,越方说法是水炮打的

果然是专治流氓的神器啊!别说越南人了,就是日本海巡船也扛不住中国水炮的威力。不过可惜,中国海警船毕竟不是超人,有的渔场比较远,过来就要一两天时间。

怎么办呢?就要靠我们的海上民兵维护国家利益(自家的鱼)。

和越南渔船相比,我们的渔船多是远洋船,尺寸较大,干舷较高,这是基本的斗争环境。

越南渔船多为木制或玻璃钢,我国渔船多为钢制,在这种海上渔船斗殴中我国渔民显然占据优势!在当年南海981事件的时候,越南渔民就吃了大亏。由于我国渔船船头都很高,他们船头都很矮,就算站起来也还有一两米的落差,越南人就很被动了。我们能砸他们,他们没法还手。

中国渔民也是很坏的,你们猜用什么砸?

没错!啤酒瓶!

为啥是啤酒瓶呢?第一,这个东西如果砸到窗户上,一定是要砸穿的,因为越南渔船的玻璃很不结实,而我国渔船的玻璃都是符合《钢质海洋渔船建造规范》的。第二条更阴险,只要砸到船上,马上就会碎成玻璃渣,越南渔民不爱穿鞋,一不小心那叫一个酸爽。第三嘛……对方没法扔回来。

越南人多用螺栓和石头还击,不过高度差比较大,没有太大威胁。风博士开诸葛会的时候曾建议民兵兄弟们下次再去就拿这个出来

还丢螺栓,你这找死呢!

当然,这招比较狠,容易出人命,不到关键时刻不能随便乱来。风博士是研究技术的,用不用两说,练两手以备不时之需还是可以的。根据我的经验,我国渔船虽然比较大,但缠斗时并不占便宜。

为什么呢?

我们是铁船,船大且重,转向不如越南小船灵活,冲突中越南渔船很容易避开,反而撞击我们侧面。不要小看这些木头船,撞击力度还是很大的,虽说撞不沉,但撞坏了也要一大笔修理费,如果被撞穿,那就只好返回船坞了。在南海981冲突升级后,双方都开始使用撞击战术。

当然,越南还是吃亏一方,毕竟我们抓住你一次你就要倒大霉的!

双方船只大小差距太大了!中国渔船简直就是比蒙巨兽一般的存在啊!感受一下

碾压!

镜头中的千吨级远洋渔船,别说是木质渔船,越南海警上来也是凶多吉少。

为了克制越南人小船灵活的特点,我们又想出了邪招!这一招风博士写进了论文里,来,先睹为快!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错位横队。横队就横队,为什么叫错位横队呢?

是这样的,两艘船是不可以在比较近的距离上平行航行的,否则会被水流压在一起。

这叫“船吸现象”。船越大,速度越快,现象越明显。由于越南船比较小,如果横队以这种小间距列阵,是非常危险的。可如果间距太大,对方很容易就能突破你的拦截线,怎么办呢?

利萨海战中,奥地利人就用楔形横队的方式撞击意大利海军阵列,这样既保证了船只间的紧密,又不会发生船吸效应。而敌舰只要进入楔形横队覆盖的正面,几乎不可能躲开(当时的航速)。

不过,这个阵形有个问题,如果以小组为单位使用时,轻小目标还是可以躲开正面的,毕竟人家比较灵活。怎么办呢?把楔形横队后面的船只放到前面,这样就变成了一个锯齿形的横队。

边防公安的横队队形训练,如果前排中间的空隙由后排填补,整个冲击面就不留死角了!

由于双方船只速度相差不大,无论越方渔船如何机动,都不可能避开一个横队的攻击正面,即使他从两船中间缝隙穿过,也会被第二横队的船头撞上。我们船大,对方船小,撞上就是重创!

虽然当年南海981争端越南渔民海警皆损失惨重,但冲突的结果显然不足以震慑越方的野心。以风博士的粗鄙觉悟看来,那是撞得不够狠嘛!

怎么解决问题,那是外交官的事情,咱们渔民(民兵)只管把对面的按到谈判桌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