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Book25622/Content1633381.html 整军会议一-东北虎啸-东北虎啸书名在线阅读-没事打两枪-铁血读书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东北虎啸>整军会议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整军会议一

小说:东北虎啸 作者: 更新时间:2015/12/25 21:31:48

第九章:整军会议

十月九日,按照预先通知,奉军师长以上高级军官全部返回奉天参加大帅主持的全军整军会议,大家伙儿都明白,随着奉军退出山海关,区区东北省也养不起四五十万大军,裁减军队是应有之义,所以不少人就早早的来了,访亲探友找同学,打听整军怎么整,不过谁也没有得到答案。

八点不到,陆陆续续军官们就来到大帅府西侧的卫队小礼堂,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商量此次的整军会议。“要我说,留着直鲁联军那帮鸟人干嘛?就关在山海关内就是了,放出关来跟我们抢吃的。”一个大胡子军官说道,

“就是,张宗昌就是一土匪,放出关来肯定祸害我们东北人。”

“此次,俺们军长肯定应该高升一级,他娘的,大仗恶仗都是俺们军打,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巨流河要不是俺们军掩护后路,整个奉军就要被南军包饺子了。”

“妈拉巴子,俺们师打得不好也不能怪俺们啊,俺们师成立的晚,补进了半个师的冯军,军械也不全,实在是没办法啊。”

奉军一干高级将领也逐步步入会场,杨宇霆、汲金纯、万福麟、臧式毅、荣臻等人个个都是位高权重,在奉军中根深叶茂,或与亲信小声密谈,或独自沉思。

而此时,张学良、张作相正与张宗昌在旁边值班室密谈。虽然顾虑重重,但张宗昌还是来了奉天,毕竟人在屋檐下,还得吃奉系的饭。

张宗昌,字效坤,山东省掖县人,生于1881年,16岁那年山东又遇荒年,民不聊生,张宗昌逃荒到关外,打过零工,扛过长活,给老财家放过牧。之后到中东铁路当工人,张宗昌身材高大,宽厚大度,仗义轻财,勇于干重活,所以在工人中很有威信,俄国人也很青睐他。再次期间,他学会了淘金、骑马、打猎,甚至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俄语。1911年武昌起义消息传来,他与革命党联系拉起队伍投奔山东民军都督胡瑛,不久到上海任陈其美的光复军团长。1913年升任江苏陆军第三师师长,二次革命前线倒戈投降冯国璋,从此成为直系一部。1916年,冯国璋任代理总统,张宗昌任侍卫武官长。之后率军在江西、湖南等地与革命军、皖系交战,屡屡战败。本想投奔曹锟,但是吴佩孚不喜欢土匪出身的张宗昌,他只好出关投奔张作霖,从宪兵营营长干起,靠着运气、勇敢和人脉逐步干到旅长,由于在俄国的一段经历,张宗昌的队伍里吸收了很多白俄部队。1924年,奉军第二次入关,被奉军排斥的张宗昌总是先锋,么想,这次入关十分顺利,张宗昌反而接受很多部队的投降实力大增,在此之后,张宗昌为先锋,一路打到江苏、上海,最深入的时候准备打浙江。其职务也一路从师长、军长、山东军务督办到直鲁联军总司令,带的兵也从几千人涨到十几万人,但是总归是土匪出身,战斗力不强,随着国民革命军的不断北伐,张宗昌也是节节败退,现在只剩下六万人枪。

想着张宗昌的经历,张学良不禁感叹,真是传奇的人生。看着眼前还在沉默的张宗昌,说道:“效坤老哥,去年这个时候,你是直鲁联军总司令,手下兵马你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但是十几万总是有的,结果一败于寿州,再败于蚌埠,三败于山东。跟你对阵的不过是北伐军的几个师,缺兵少弹。我说这话不是挖苦你,而是兵多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奉军就是吃了这个亏,以为人多枪利就能打胜仗,结果22年大败于吴佩孚,27年再败于河南临颍张发奎。27年在临颍我就是前线总指挥,我们七个师对张发奎两个师,三个炮兵团助阵,南军顶着炮火和枪林弹雨冒死冲锋,我撤了一个军长,枪毙了一个旅长,还是顶不住。一路从河南退到河北在退出关。效坤老哥,我是准备裁减兵力,一方面是东北财力养不起,最重要的还是想练出来一支精兵啊。“

“汉卿,哦,该叫大帅了,道理俺都知道,老帅大帅对俺的恩情,俺心里都明白,可是俺们方面军七万人缩编成一个师,玉璞是方面军司令现在只能干个旅长,俺不好跟兄弟们交代啊。大帅,能不能给玉璞再编一个旅?”

“效坤,想必你也听说了,当时我们东北军都不想让你出关的,是汉卿力排众议,一力保举你,说你服从老帅任劳任怨,给你一个师汉卿也是担着不小的压力的。”张作相一旁帮腔道:

“效坤老哥,我爹和我你也是知道的,兵多兵少都不是事儿,肯打仗,能打仗才是最要紧的,24年的时候,老哥你不是半年时间从旅长干到山东督军吗?咱们这次作战不利退出关了,那就卧薪尝胆好好练兵,过两年有机会了,老哥你在做先锋,我保证山东督军或者直隶督军肯定给你留一个。”张学良继续劝道

“嗨,一个师就一个师吧,大不了老子重头来过,大帅,可说好了,在入关,得把山东督军留给我。”张宗昌也是干脆

“好,一定留给你,其他任事你都不用理,好好练兵。”说动了张宗昌,剩下的就好办了。

张学良看时间差不多了,说道去开会,三人一起走进会场,承启官一声喊:“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张学良到。”众人起立行注目礼。张学良在最上方坐下,张作相、张宗昌依次在下方坐下,桌边坐着东北军的主要高级干部,往后是军长、师长及旅长。往日开会,都是闹闹哄哄,此次关系众人的前途,大家纷纷屏声静气看着张学良。

“我们都是军人,军人就是要打仗,不会打仗的军人就是没用的人就是吃白饭的。这次我们东北军被赶出关,老帅也被炸死了,归根结底就是我们打了败仗,我们是没用的人,是吃白饭的。”谁也没想到张学良会以这番话作开场白。但是也都无话可说,败了就是败了。

“我们军队比南军多,武器比他们好,有飞机大炮坦克助阵,他们还内杠,可他娘的我们偏偏输了,一路输到底,大家伙儿说说,我们为什么会输?”众人均低头不语,这话不是这么好讲的。一时,整个会场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

半晌见还没人发言,张学良继续说:“大家没人说,我来说,我先说说自个儿。从24年入关到被赶出关,我都是第三四方面军司令,虽说一路都在前线,但是关心军务少,应酬交往多,生活腐化、玩女人、抽大烟、打麻将,丝毫没有军人的样子。不注意维护军纪,致使我军军纪败坏,与地方关系极差。对基层关心不够,很少下连队视察。对战局毫无预案,全靠临时布置。带的方面军也是毫无斗志,只知捞钱、骚扰百姓。”张学良一脸沉重,虽说这些事都是以前做下的。

众人听了也是一脸尴尬,张学良的这些毛病何止是他的毛病,几乎是整个东北军的毛病,甚至是整个中国军队的毛病。只不过东北军的病更深一些,而南军相对要好些。

“这个,俺平时也喜欢打个麻雀牌,听个小曲”

“这个,大帅你是全军主帅,哪需事事躬亲,都怪我们没有把仗打好。”

“我们这次仗没打好,下来一定好好训练,大帅你就擎好吧”

“汉卿啊,这个,仗没打好,你也不要过于自责,总归是我们东北军失了拼死的心,私心多了,这个我们都是要检讨的。”张作相也劝道。

“诸位,全中国里数我们东北的形势最不妙。北边的俄国人已经缓过劲来了,据报,现在的俄远东方面军总司令布留赫尔就是南军北伐总顾问加仑,再往后,俄国人对我们的压力只会更大;东边的日本人对我们的野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老帅走的时候,要不是臧参谋长和刘参议镇定以对,关-东军已经进攻奉天了;南面的国民革命军也不是省油的灯,阎老西和冯大个儿是我们的老对手了,新来的桂军和蒋军也剽悍异常。我们东北军再不振作,那东三省这块宝地归谁可就不好说了。蒙父老乡亲信任,推举我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身荷重任,战战兢兢,别的先不说,我决定首先戒烟戒色戒赌,将全部心力都投入到事业上,诸位叔伯同志可为见证。”张学良一脸坚毅的说道。

在外的将领不知道,纷纷惊讶于张学良的决心,要知道老帅有时还抽抽烟打打牌呢。在奉天的将领确是知道从两月前开始,张学良就开始戒大烟了,这段时间看大帅没有去找女人跳舞,找人打牌还以为老帅刚走心中悲痛,没想却是大帅下定决心戒除。张作相也很惊讶,从未听张学良提过,“汉卿啊,戒烟是应该的,毕竟伤身体,偶尔打个牌放松放松还是可以的吧。”

“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这方面关心的多了,那方面关心的就少了。更何况,你们跟我打牌,赢钱也不好,输钱也不好。我是这样要求自己了,诸位,你们怎么要求自己我不管,但是我要求你们至少要做到两点,非休沐日不得打牌、抽大烟、找女人;另一个,打牌也不要和自己的部下打。”张学良继续说道。

16

整军会议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