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杀出个黎明>第二十章 向死而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向死而生

小说:抗战之杀出个黎明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2/27 9:23:23

把敌人炮兵阵地连锅端掉,这在战士们看来不可想象的事情在张慕癞的带领下居然零伤亡地完成了,在临时集结地点张慕癞一边享受着众人崇拜、炽热的眼神,一边神色严峻地说道:“同志们,虽然我们取得了短暂的成功,有力地策应了对面的红军部队,但我们同时也捅了敌人的马蜂窝。

以桂军白重禧的性情,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说不定现在正纠集重兵来对付我们。危险随时可能降临,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牺牲,同志们,你们害怕吗?”

“我们不怕”,战士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好!你们不怕,我也不怕。从参加红军的那天起,我们就把生命献给了党,献给了红军,献给了华夏革命。”

张慕癞语气激昂地说道:“不怕死不等于我们就一定会死,怕死也不一定能活。我要带大家从死中找出一条活路来。这回咱们的目标就是这里-纵雁坡。”

通过傍晚短暂的观察,从军事角度出发,张慕癞判定纵雁坡就是整个桂军的心脏,白重禧很可能就在这里亲自指挥。现在独立团远水解不了近渴,对面的红5师也无法联系上,能否死中求活,就看自己等能不能直捣中军,擒敌先擒王了。

说心里话张慕癞本想一击即走,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可能够捉住白重禧的诱惑又让他很快地拿定了主意。从敌人炮兵阵地出来后,他就派出5支小队伪装成骑兵连的模样向5个方向分散突围,剩下的部队就全部集中在纵雁坡南侧的一个密林里。

这块密林原来的小股潜伏警戒哨兵,早就被穆森带人拔除干净。这是一个略高于纵雁坡的山地,虽是冬季,可整个山林还是郁郁葱葱,相当隐蔽。

白重禧未选择这里作为指挥部与这里的树木过多,影响视野有关,也与他的文人情结有关,总之就在敌人的眼皮底下,骑兵连大部隐藏在这里。

从黑暗的树丛中望去,敌指挥所处的灯火简直亮的耀眼。仅凭肉眼就能看到很多个传令兵骑马从山坡上的山神庙奔出,向四面八方散去。随即整个敌军就像一滴墨水落在清水盆中,迅速染向四周,就连警卫指挥所的部队,也少了许多。

这时候报务员过来报告,独立团与中央联系恢复,已将骑兵连千里驰援的事情电告中央,正在等待中央回复。张慕癞大喜过望,命令电报员马上电告独立团加速赶到后向敌人后翼进击,威胁敌人补给线。请独立团转告让中央,通知对面的红军部队接应我们回归大部队。

跨上战马,看着大家信赖的眼神,张慕癞热血上涌,眼前这些战士都是自己从赣省带出来的,眼下要突袭敌指挥部,九死一生,恐怕有很多人坚持不到走完长征路,更不用说看到新中华的成立,可大家都义无反顾地跟随自己,对自己的决定无条件的服从,这是多么好的战士啊!为了让更多的战士可以看到胜利的那一天,拼了!

张慕癞骑着战马轻轻起步,后面的战士纵马跟上鱼贯跑出密林,在林外的草地上成三角锥行排列,锋尖就是张慕癞。“跟我冲!”张慕癞此刻别的念头都抛在脑后,就一个目的,活捉白重禧,带领战士们杀出去。借着山势,马匹速度加快,随即如奔雷闪电般冲下山坡,向着纵雁坡狂奔而去。

先前敌人闹哄哄的动静在夜空中还没散去,地面上又响起密集的马蹄声。负责警卫的白重禧亲卫队万万没想到尽在咫尺的山林中会出现敌人,潜伏哨兵根本没有发出危险信号示警,整个亲卫队正准备吃晚饭,枪都不在手中,顿时一片大乱。

短短的500多米距离,对于速度跑起来的战马来说差不多就是一瞬,枪如林弹如雨,手榴弹似冰雹般洒向敌人。几个重型火力点被杨三槐带领的爆破小队重点照顾,几个炸药包飞过去灰飞烟灭。

在凿穿战术下,敌人根本不及反应,就被杀到眼前。以步兵对抗骑兵,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加上冲锋枪近距离的扫射,顿时卫戍阵地就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百余匹马如一股洪流涌向山神庙。

白长官的手下也有悍不畏死的,看见前面冲过来的一匹白马,端起步枪就向马腹扎了过去。这家伙也是够黑的,心说我也不和你硬拼,我先把你的战马解决掉,等你骑兵变成步兵,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马上的张慕癞早就注意到这个偷偷摸摸的家伙轻轻一勒马缰,白马通人气,也知道面临危险,听从主人的暗示抬起前蹄,身躯向右侧落下,恰好把张慕癞让出,一道雪亮的刀锋闪过,一条细细的红线在这个敌兵的额头出现,一直划到下巴处。张慕癞纵马掠过,看也不看的向前冲去。这个凶悍的家伙呆立半天,翻身摔倒,手中的步枪飞出去很远,眼睛睁得大大的,只是已经没有呼吸。

周围的敌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凶悍的家伙一个照面就被干掉,这让别人咋办?接着找死么?惊惧之下纷纷让开路来。

“快快,掩护白长官撤离”,一个参谋拔出手枪,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指挥着山神庙里为数不多的警卫人员。白重禧一听又一口血涌上来,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叼你老哪!你老豆只大水牛,老子跟你有仇是怎地。这是生怕红军不知道我就是白从禧呀!”未等众人向后门跑去,山神庙的前殿大门被碰的撞了开来,一匹白马驮着一个满身杀气的中央军打扮年少军官闯了进来。

四面的窗户探出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有想打黑枪负隅顽抗的桂军军官刚要瞄准来人,碰的一声枪响,却是徐秋生手疾眼快,抢先用枪点了他的名,眼见得伏尸在地,眼睛瞪得溜圆,头部一个窟窿向外汩汩地冒着红白之物,死的不能再死了。

余下的众人一见,不敢继续反抗,乖乖地举起了双手。白重禧也乖乖地举起手来,心下不知怎地,忽然又想起当初那个被自己斥为江湖术士的算命先生来。第四节

张慕癞杀气腾腾的眼光略一巡视,殿内多数桂军官兵都摄于他的眼神而主动把眼睛避开,唯独一人面白无须,个子在普遍南方小个子当中显得微高,笔挺的中山装式将军服装,眼睛尤其明亮,在与张慕癞的对视中丝毫不落下风。

张慕癞心下一定,就是他了,桂系最大的军阀白重禧,这下骑兵连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很快肃清院内残敌的骑兵连战士们重又布置好了工事,整个山神庙封锁得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四下里的敌人蚁附一般将山神庙包围得水泄不通,可双方都在投鼠忌器,不敢再开一枪,僵持起来。

作为桂系的主要领导者,白重禧在桂系大佬们看来万般重要,可不是眼前这小股红军可比,可以说白一旦出现闪失,整个桂系都可能分崩离析,烟消云散。这个消息同样也被周围的桂系部队封锁,生怕露出一点风声被中央军蒋某人知晓。

将非重要人等带去偏殿看押,整个大殿只剩下张慕癞与白重禧二人。应该说张慕癞对白重禧这个人还是相当佩服的,这时候白重禧刚刚42岁,后世42岁的人们还在各自行业里苦苦挣扎,白就已经是两广赫赫有名的大军阀了。

他独自一人更是撑起了桂系的一大片天空,可以说没有白重禧就没有威名赫赫的新桂系。其人参加过北伐战争、中原大战,多次倒蒋。

抗战中更是主持多个战役给日军以沉重打击。被茅主席评价为华国第一狡猾军阀,多次与白交手的林总也说白是国众党将领中最有才干的一个,甚至日本人也称之为战神,想不到今天却栽在自己手里,只能说自己命好。若论计谋,恐怕自己拍马都赶不上。

这样一个对抗战有用之人,当然不能轻易交待在自己手里,骑兵连能否化险为夷,还要看此人配合不配合。想到这里,张慕癞开口道:“白长官,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你是我的阶下囚,我也不难为你,只要答应我的条件,保证不会伤害你一根汗毛,不知白长官意下如何?”

从这伙红军没把自己等人当即杀掉,白重禧心中就知道性命无忧了。定下心来细细打量着张慕癞,不禁暗自慨叹共众党确实是人才辈出,这么一个小小的毛孩子,不单毁了自己一个师属炮兵部队,而且在千军万马中不急于逃跑,反倒给自己来了个黑虎掏心,正好命中七寸。

除了此地,任何方向都绝无生路。大意了,半世英名毁于一旦。如今人在屋檐下,还是认命吧。留得自己有用之躯还要和蒋某人周旋,否则自己一旦出了事故,中央军第二天就会把整个桂系吞的一干二净,徒给老蒋做了嫁衣。

亏本的事情不能干,千金之躯也不能和这毛孩子相提并论,还是看看有什么条件再说,反正四周都是自己的部队。不想玉石俱焚,就得慢慢谈判。

66

第二十章 向死而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